当前位置:主页 > 656888.com >

川剧不再是兴趣跟饭碗 身上多了种传承的任务

发表时间: 2019-01-09

  她伸出双手给记者看。“很毛糙哈?这就是后遗症。第一个寒假回家,我老汉儿看到都心痛哭了,我是第一次看他哭哦。”

  “师父的《思凡》让我震撼”

  “手眼身法步,昆高胡弹灯”,川剧博采众长,流光溢彩,舞台名优辈出,代有人才。

  人物档案

  “原来学川剧就是乌龙嘛,我想学的是盛行歌曲这种音乐,唱戏从头学起太恼火了。”周星雨说,前半年适应期太挣扎了,“9月开学后很快景象很冷,那时条件好苦哦,练功房没空调,穿个形体裤冷惨了,冰冷的把杆,我们小娃娃个个手上都长满冻疮。”

  不少艺术家在回忆从前时,常常会说起一些“误打误撞”的经历。对周星雨而言,与川剧艺术结缘,说起来,算得上一桩“乌龙事件”。

  ▲

上游消息记者 高科 摄

  12岁的小姑娘就此一个人远行。学校在成都,那么小的女娃娃,家里人释怀?“完全释怀噻,爸妈也提前考察过,我们学校管理非常严格,50个学生几十个老师,都是很资深的川剧老师,基本是“一对一”治理,我们那时洗衣服洗头都恼火,还好老师很有任务心。”

 

周星雨参加公益活动时与留守儿童合影。

  相关新闻

  “六点起来晨跑,七点半早餐,完了训练一上午基本功,下战书一点到三点唱腔课,四点到六点上戏课,晚上基础泡练功房复习学的戏。”作息近乎严苛,小姑娘也一度打起退堂鼓。

  这震动至今历历在目,说起来仍激动不已。“她的味道我在任何川剧艺术家那里未曾听到,是种稍微的奇妙的难以言说的妙处,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我暗下信念,必定要拜师学戏。”

 

  这个刻苦的孩子,也是偶然间被沈铁梅留心到的。

  中国戏曲梅花奖,戏曲界人士的最高表彰。1988年,23岁的沈铁梅便首摘梅花,此后又辨别于2000年、2011年分别拿下“二度梅”、“三度梅”,成为全国亘古未有的“梅花大奖”艺术家。

  “还是《金山寺》这个戏,多少年前本来不是我演白蛇,当时主演姐姐突然怀孕了,院里以为我武戏比较好,让我顶上。我很忐忑的,戏里武功技巧那么多,每个都要练习多少百遍才华保障舞台成果,经常撞到碰到,膝盖常常是破的,而且我那时没学会偷气换气这些,演得很累。有一天,院长来察看工作看到了,就关心我累不累啊,我说演戏嘛很畸形不算累,她就觉得这娃儿不错嘛吃得苦,性格也坚韧,缓缓就更关照我了。”

  周星雨,重庆市川剧院优秀青年演员,重庆市舞台艺术之星新星奖得主,师从“三度梅”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,2019年1月首开个人专场,是90后川剧演员第一人。代表剧目:《白蛇传》《北邙山》《打神》《金山寺》等。

  “巴蜀鬼才”魏明伦只看过她的《金山寺》,拍手称奇,“周星雨为这出传统戏带来冲破,我从小看《金山寺》,素来没看到这样一条白蛇,就旦角来说我觉得是最佳了!那么多超高难度动作,把柔术舞蹈化、戏剧化,舞台上集中显现百般变革,敷衍自若。”

  这是真正属于她的高光时刻,周星雨成为90后川剧演员举办个人专场第一人。曲终人散,她又成了那个快快活乐的梨园姑娘,站在艺术人生的新起点上,她跟记者敞开心扉聊了起来。

  除了演戏,周星雨也为公益投入了大量精力。记者发稿前日,作为公益大使“红樱桃姐姐”的她,刚从石柱县三河乡小学慰问归来。

  这批娃娃终极坚持了下来,起因何在?周星雨眨巴着眼睛,笑道,“所以说咱们学校的老师是真的有义务心的老师,他们也知晓前提艰巨,但天天都鼓励你,‘娃儿来了就安心学,条件好要爱惜’,这些话小娃儿仍是爱听,真的感谢老师们耐心好,匆匆就安心下来了。”

  讲这番话时她一脸认真,眼神写满诚挚。“咱们这辈年轻人已经很幸运了,我切实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。”

  周星雨的爷爷跟爸爸都是老师,全家人对她的等候本是从事音乐工作,唱戏,却是想也没想过的。

  学戏

  这场三年前的喜事,也改变了周星雨对艺术的意识。“可能以前喜欢川剧是从小训练培养了兴致,同时也有点把唱戏当成自己谋生的工具,真正拜入老师门下后,我很快想清楚一个问题,川剧于我而言不再是兴趣和饭碗了,我再不是为自己一个人唱川剧了,我是铁梅的门徒,身上多了种传承的责任,不求为老师长脸,至少不能争脸啊!”

  “我们给孩子们带去了冬季爱心物资,有帽子、围巾、手套、书包、足球……孩子们十分高兴,现场看到良多小友人的小手跟耳朵长了很重大的冻疮,大部分有溃烂的伤口,又青又紫。”周星雨说,孩子们收到礼物都特别开心,载歌载舞的。

  “手上的冻疮让爸爸哭了”

  成都学戏的记忆,至今是周星雨心里最温柔的一块,“我们不能出校门,老师们每周回家就带很多零食来,鸡爪、兔头、牛肉干,变着花样带,他们晓得娃娃辛苦。冬天很冷,就静静给你说,熄灯过后悄悄咪咪来我屋头睡,由于老师跟我们在一层楼嘛,他们屋头有电热毯,真的是当自己娃儿了。”

  那么多新人,为啥就疼你?周星雨灿然一笑,“可能我始终比拟耐劳吧,老师说她喜好刻苦的娃娃。”
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赵欣

  “有了王爷爷这一出,我就大大方方跟院长说了情义,一说她就允许了!”星雨模仿起师父收下她时的样子,“老师笑着说,‘要得,幺儿乖,那当前好生跟到老师学嘛。’”

  后来她跟同窗来到重庆川剧院考试,终于远远看到了传说中的沈铁梅。“我们在台上表演,院长那时还不是我老师,她坐在舞台下方亲自筛选,我跟她也不直接会见,远远看去很严格的样子,后来演完她感到能够,我就留下来了。”

  周星雨快人快语,性情爽利,不唱戏时,她说本人就跟其余90后一样,喜欢简略的生涯,“平时个别宅在家里,早上起来默一下戏,回味下唱腔,一天这样终场就很满足了,空了也爱追追电视剧,听听音乐,最喜欢制作精良的古装剧,像孙俪的《甄嬛传》,演技没得挑,音乐喜欢周杰伦,感到他既古代又传统,好耍得很。”

  来渝

  重庆市川剧院当红“川剧小花”周星雨,舞台上琢磨技能,遍尝世间悲喜,生活中,却只是个追求简单、二心从艺的90后美女。

  唱的是啥,这么好听?她稍一定神,哼唱起《思凡》名段【朝阳歌】来:“下山来,我好不快乐,但愿寻着那哥哥,我与他早日结丝罗。生下五个男娃娃,再养两个女娇娥。做一个五男二女,七子团圆,喊爹是他,喊妈是我。喊的喊爹,喊的喊妈,扯的扯来拉的拉,那节令才是真快乐!”

  “我老家在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,12岁那年,四川省川剧学校刘萍艺术班过来招生,家里说让我去试试看,结果初赛复赛决赛文化课一路绿灯,我被录取了。”周星雨回想,那年共有近千个娃娃报考,她成为荣幸的50人之一。

  “川剧小花”周星雨首开个人专场,是90后川剧演员第一人
  川剧不再是兴趣和饭碗 身上多了种传承的责任

  她是留守儿童最爱的“红樱桃姐姐”

  戏曲界皆知,沈铁梅对艺术精益求精,恳求严厉,引导的年青演员众多,但正式收入门下的弟子寥寥。“但说来也怪,诚然我不熟悉她,但我也没怎么害怕,可能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惯了吧,反正从进川剧院起就没怕过她。”她甜甜笑着,“缓缓的我反而很黏她,她也疼我。她私下很温顺,弄点吃的买点零食也喊我去办公室。”

  这问题记者也当面问过沈铁梅,“星雨这娃儿有种少见的纯洁,做人也好学艺也罢,兢兢业业,干清洁净,我爱好这种干净的学生。”

  “老师说,幺儿乖,好生跟我学”

  拜师

  除了对成都的感情,她笑说犹豫还因为自己当时“没得见识”,“读书的时候比较封闭,对重庆川剧院没啥概念,认为最好的川剧就在成都。哪怕大家都在说院长沈铁梅是川剧领军人物,我当时没看过现场,真的没概念,想起也是搞笑。”

  “这是我担当红樱桃爱心大使的第三年,这三年中我去了重庆周边很多区县,春夏秋冬我们都会固定去不同的地方探访一些留守儿童及老人。我觉得这是一件异样有意思的事件,能有幸加入其中我认为无比值得,如果条件允许,我会始终跟随这个团队将爱心传递下去。”

  “以前我偶尔客串过一些电视剧,也拍过一些微电影和纪录片,但那些仅仅是尝试,我还是最喜欢舞台,大略川剧已经融入血液了,是我无奈脱离的有机体了,我断定也有明星梦,但这只可能在川剧上头。”周星雨说着,眼里散发着照人的光彩。

  最终促成这段师徒缘分的,则是已故川剧名家王世泽先生。“王爷爷教我他的拿手戏《北邙山》,完了他给院长说,这娃娃条件还可能,你咋个没想到播种徒弟呢,院长听了就笑了;后来王爷爷又来给我说,你有这么好平台,院长每天在身边,咋个没想到拜师?”

  2019年1月1日,新年伊始,万象更新。入行16年,周星雨迎来首个个人专场,《北邙山》《打神》《金山寺》三部折子戏诚意满满,技能高深,全场戏迷大呼惊艳。

  艺校一待就是四年。16岁时,周星雨出落成了水灵灵的小美女。就要跟同学们告别刘萍班了,这里让她很舍不得。

  第一次现场感想师父技艺的精深来自《思凡》。“师婆婆竞华唱过,师父铁梅也唱过,但以前都是影音资料,直到毕业后在重庆第一次听老师的现场,我的天,确实震撼了,一下惊到了,太好听了!”

  “川剧皇后”沈铁梅说,弟子周星雨身上有种难得的纯粹,“做人老实,刻苦刻苦,这样的好徒弟哪个不想要不想教?”